公共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共文化 > 场馆活动

《我的矿工兄弟》朱福洲纪实摄影作品展即将在中国摄影展览馆·资兴分馆开展
发表时间: 2018-07-14 来源:资兴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阅读:

《我的矿工兄弟》朱福洲纪实摄影作品展即将于2018年7月28日在中国摄影展览馆·资兴分馆(东江湖摄影艺术馆)开展。

 

《我的矿工兄弟》朱福洲纪实摄影作品展

高耸的井架,长长的皮带走廊,依山而建的高大煤槽;来来往往,叮叮当当,响彻一路的从井下往地面拉煤的电机车;依山而建一排又一排的职工宿舍;宽敞明亮的职工食堂,一天到晚香气四溢;高大气派的职工俱乐部里,每天上演国内最新的电影和矿文艺宣传队表演的文艺节目,成为矿工兄弟的文艺之家。资兴矿务局以总部三都为中心,下辖宝源煤矿、周源山煤矿、宇字煤矿、唐洞煤矿均地处资兴北部乡镇辖区内,他们自成一个群居体系,甚至有他们独立的矿务局方言。在上个世纪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在那个年代的资兴人眼里,每个人都有关心资兴矿务局

的话题,成年人羡慕他们有国家工作、劳保福利、旱涝保收、衣食无忧。年轻人羡慕他们可以在适合自己的舞台施展才华。我就有一个同班同学,曾由农家子弟招工,从一名普通矿工升职做到了宇字煤矿矿长。我在那个年代里,曾迷恋矿务局每一个矿的工人俱乐部,每晚都有电影看、有戏看,羡慕得不得了。当时宇字煤矿就在我们蓼市公社的辖区范围内,记得我在蓼市中学念书时,可没少逃学逃课去宇字煤矿的工人俱乐部,从后面的厕所后墙爬进去看电影、看戏。为此留过校、被母亲打骂,过后我依然乐此不疲,屡教不改。就像现在的追星族一样,这种日子持续于我的青葱岁月。所以,资兴矿务局,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资兴人一个永远也绕不开的话题。

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的中国,煤炭、石油这两个能源支柱产业遍布全国各地。南方主要以煤炭产业为主,当时哪个地方有矿务局,那个地方社会主义建设面貌就发达。周边的农民也因为菜篮子、副食品供给相比其他地区富裕。据不完全统计,上世纪在全国有大小五千多家煤矿,上千万煤矿工人在生产一线,为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煤炭资源。

资兴的矿产资源开采历史悠久,三都矿区的煤炭开采始于唐朝,民国时期(1937年)开始有规模开采,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在三都矿区投资建井,成立资兴矿务局,曾有生产及基建井10对,总设计能力208万吨/年。因此,资兴矿务局就成了当年资兴的明星国有企业,同时也是资兴当年青年男女向往的就业地,我们村里就有好几个同龄人招进了矿务局工作,让人好生羡慕。

朱福洲,那个当年时代宠儿,循着高中毕业、知青下乡、回城进资矿技校学习机电技术的轨迹。79年学成进周源山煤矿井检队工作四年。因其聪慧好学,能写会画,尤其是素描功夫了得,这是当时的工人队伍里的稀缺人才。1983年他被调进周源山矿工会从事放电影、画广告、摄影,身兼数职的文体宣传干事的工作,一直干到退休。当他说起与之一块工作生活几十年的矿工兄弟时,他动情地说:矿工兄弟们质朴可爱,在井下工作面,他们头戴安全帽,肌肤像煤炭一样黑褐发亮,眼睛像月光一样明亮内烁,笑声里露出洁白的牙齿,内心敞亮。井下的工作面又低又潮湿,黑黑的煤炭和掘煤机器融为一体,或蹲或站是他们每天坚守的工作状态,他们毫无怨言。所以那时矿工会经常组织地面工作人员和家属给一线矿工兄弟夏天送绿豆稀饭、西瓜,冬天一碗热气腾腾的班中餐,拉近矿工之间的兄弟情谊和大家庭的温暖,场面非常感人。正是有了这种大干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精神,矿工兄弟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为祖国献乌金的事业。矿工兄弟们日复一日地在井下攉煤破棚,打眼放炮,面对艰苦危险的工作面,他们用胆识和智慧战胜煤尘和瓦斯的侵害,用勤劳和汗水采掘祖国建设各行各业需要的乌金墨玉。他们唤醒了亿万年沉睡的太阳,他们是矿井中流动的风景,是火与光的采集者。他们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无尽的温暖和光明,为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创造了一个时代的财富,朱福洲记录的就是那群最可敬可爱的“掘火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随着乡镇煤矿的年产量达100万吨,当时的整个资兴境内矿区煤炭年产量过300万吨,达到鼎盛时期。

一个产业的兴衰必定会与这个时代同步,随着资兴煤炭资源的日益枯竭,资兴境内的矿山企业陆续破产或关闭,矿工兄弟们也大多或下岗或再就业,昔日住在矿区工棚也正随着国家采煤沉陷区新政的实施逐步迁入城市。

今天,当我们伫立矿山的山头,追索消逝不远的辉煌和难忘岁月,那些曾经头戴矿灯、身着蓝布工装、脚蹬工作雨靴,形象英武的矿工兄弟,他们曾经走过雄关漫道真如铁的激情燃烧岁月,也经历了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改革年代,如今他们的背影在我们眼前徐徐变焦,由近而远,模糊成一个时代渐行渐远的记忆。

朱福洲用影像作证,让观者记住这些曾用青春热血和生命为祖国献乌金的矿工兄弟们……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