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文化热评

【非遗故事】农耕遗风 渣江社戏
发表时间: 2017-09-07 来源:衡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阅读:

社戏本是专在社日之时演出的戏剧,最初是娱神敬神、酬神祈灵的内容和手段,后来逐步转变为世俗性的娱乐表演。社戏作为社日的重要节日文化,不仅具有程式性、模式化的特点,而且集中体现了社日活动的全民性和狂欢性。渣江春社的社戏就完整地呈现了这些特点。

 

渣江寿佛殿的对面建有戏台,工艺精湛,独具匠心。台上出马门上书“出身好”;进马门上书“结局高”。前台后壁正中悬挂一匾,书写“大都如此”四个大字,苍劲有力,独成一体,很有气派。相传是马头山儒生凌麟用左手所写。如今,有人论事平平者,即曰:“渣江戏台上的匾——大都如此!”戏台下面有空坪一块,供人们看戏和交易米、柴之用。

 

每年二月初七日夜,为给寿佛老爷暖寿,渣江的人们集中到寿佛殿坪里看打铁水,滚烫鲜红的铁水,打得火花四溅,就像现在的放焰火。到第二天正式开始开台唱戏,少则七天,多则一月,由各柱轮唱。同时,各柱子还耍龙舞狮闹花灯,互相攀比竞争。

 

社戏主要节目是衡阳师道戏《大盘洞》

 

渣江社戏的主要节目,也是必演节目,主要有湘剧、祁剧,但是影响大的却是衡阳师道戏《大盘洞》。这是湘南地区广为流行的巫师(俗称道教)用以酬神的唯一一出戏,具有一定的艺术特色,在群众中影响极深。衡阳地区的师道戏,又称师道教、师公子戏。在湘西则称傩堂戏。它是通过师道教傩堂“法事”程序来酬谢神灵,祈求降福,消灾弥祸的戏剧形式。早在战国时期屈原的著作中就有记载,一直沿袭至解放前夕。

 

作为地方小戏的衡阳花鼓戏,吸收民间的宗教艺术用以壮大和发展自己,也是地方小戏发展的一般规律。尽管《大盘洞》搬上了花鼓舞台,但它的主骨架和面貌仍是师道戏。不论师道戏的师公子,还是花鼓戏的艺人,他们在演唱《大盘洞》时,都保持着酬神性质的同一格调,其态度都极为虔诚。花鼓戏著名老艺人张连玉在演《大盘洞》的先一天晚上就斋戒沐浴,静心诚意,由此可以看出,《大盘洞》一剧的形成和完善,完全是出于群众娱神与娱人的需要。

 

在表演艺术上,花鼓艺人在尊重师道戏必要保留的部分外,其余则按花鼓的艺术要求进行表演。所谓必要的保留部分,系指戏中杨子云仍要按师道化装、穿道服;在演出中的某些场口,仍要按师道教的“法事”表演,脚蹂八卦,左手捏诀十二地支。除这些师道的酬神身容仍保留外,其余角色完全是按花鼓戏行当来进行表演。增强了戏剧气氛而且在演出中有人直接插科打诨,增添了观者对故事的直观感。

 

将庙会引向高潮的是对台戏

 

每逢庙会,请两个戏班在一个场所搭台同时演出,老百姓称之为对台戏。对台戏从火炮戏开始,可以说火炮戏是社家对两家剧团阵容的一个展示。渣江春社的对台戏,讲究东起西落火炮戏。人们事先在西边舞台角上摆放一堆火炮,然后从东边舞台上点火落到西边舞台上,点燃西边的火炮。两家剧团以炮声为号,出来演戏。戏一旦开始,鞭炮火铳齐鸣,战鼓锣鼓一起敲,伴随着叫好声,气氛十分热烈。竞争的激烈性使得各剧团不得不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吸引听众,甚至出现了师徒、父子同场都互不相让的局面。这样,人群时而涌向东边,时而涌向西边,成为社戏的高潮。至今,渣江供销社招待所院子里还残存戏台遗址,条石构筑的基础还保存完整。柿竹水与蒸水交汇处的沙滩上还散落着唱对台戏搭临时戏台用的石头墩子。

 

渣江对台戏同时也是让真正的名角获得声名大振的机会与场所。一些名角因此崭露头角,一戏成名。张保和, 清同(治)光(绪)年间著名净行演员,渣江本地人。张身材魁伟,昆、高、弹戏皆精,本工而外,正生、小丑、摇旦无不精晓,有“状元子弟”之称。他饰《长亭斩勉》中包拯,注重人物内心刻画,功架身段极少大幅度动作,多以唱念及眼神功、胡须功的运用表现人物的感情变化。最精妙处,一声“开铡”,初出口时爆若洪钟,拖音时沙哑震颤,渐如游丝,同时双目暴出,泪光莹莹。每演至此,观众无不震慑。他饰《单刀会》中关羽,顶冠履靴,长髯及腹,凛若天神;同台者自觉比他矮了一截,演至渡江,虽以步当舟,却俨然有乘舟之态。

 

方玉伯,也是渣江石头桥方大屋人。身材魁梧,架子好;嗓音虽欠亮,但唱功深得行腔之妙,虎音、霸音、炸音皆各得要领;做功尤精,各种戏路无不通晓,又以蟒袍戏最好。所饰《打严嵩》,道江西白,毕肖,演至严嵩左脸挨打,他右边眼珠飞转,右脸部同时飞速掣动,反之亦然,将严嵩当时狼狈形态夸张得恰到好处。所饰《秦桧修本》中秦桧被岳飞忠魂击一铜锤,他则运用“乌龟爬山”特技,身伏桌上,脚搁椅背,手脚爬动,愈爬愈快,同时颤脸,鼓眼,吹须,将秦桧魂飞魄散情状表演得淋漓尽致。

 

不少表演绝活在此出现

 

渣江春社演戏讲究多,要求严格,酬金也很高。衡州府各个大戏班子都以能够被请到渣江唱社戏为荣,许多班主都眼红银子而来,却又怕演砸戏受罚。一旦和社家签了演出合同,班主们就会四处请名角,勾把式,增添行头。据老一辈艺人回忆,渣江对台戏激化了各个戏班子拿出绝活的心气,不少表演绝活因此出现。如表演特技抛鞋 ,生行表演特技。用脚将所趿之鞋踢起,鞋在空中翻转,落下时再用脚套进鞋头,《打棍出箱》一剧中用。如耍獠牙,花脸行特技。取七约厘米的公猪獠牙,含在嘴内,耍时全凭舌头操纵獠牙吐出或收回。如滚肚 ,花脸行特技。先亮肚成圆形,随着一呼一吸运气使肚皮像波浪一样翻滚。尤其是十八罗汉造型,花脸行特技。在《醉打山门》中连续摆十八罗汉塑像的动作。

 

渣江社戏一方面培养出名角,是著名的戏窝子,但另一方面,规矩严,一些学艺不精的演员因此望而却步,有的演员在渣江对台戏演出中败走麦城。如果演员戏服穿错或是唱词出错,会被认为是对神灵不敬,会招来祸殃,因此评委会指示监台人员翻板、揭席、阻止演出。

 

“民俗终岁勤苦,间以庙会为乐” 。传统农业社会的人们为了养家糊口,早出晚归,终日劳作,社日社戏演出活动给他们创造了集中放松、尽情欢娱的机会。民众在社戏活动中欣赏演出或参与表演,可以暂时忘却平日的辛苦劳作,享受生活中难得的乐趣。

 

(作者系衡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文/刘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