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文化热评

改革与创新同步,建设与开放并存
——湖南省博物馆新世纪发展略记
发表时间: 2017-12-07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  阅读: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长沙东风路都有一道这样的“风景线”:每天早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在湖南省博物馆门口排起长队。有时,队伍一直延伸到了烈士公园西门,长达千米。

 

2008年3月,湖南省博物馆(后称湘博)率先响应国家政策号召,实行基本陈列免费开放。从“买票看展”到“免费看展”的改革,直接导致人流量“井喷”。观众急剧增加,给当时湘博的接待、运营、管理带来巨大挑战。

 

新一轮的“改扩建”,势在必行。而在这个过程中, “皿方罍”、“移动博物馆”……湘博不曾一刻停下脚步,将生动的博物馆“现场”,一次次还原在观众身边。

 

 

 

壹  “免费开放”政策

新一轮“改扩建”的种子和伏笔

 

“免费开放”政策实施之时,正值陈建明担任湖南省博物馆馆长之际。为将博物馆的优质服务延伸到排队领票的最后一位观众身上,博物馆的员工沿着排队领票的队伍一路给观众发放宣传单、矿泉水,介绍最新的入馆资讯。

 

 

 

“湘博最有名的是马王堆汉墓陈列,但当时的展出面积非常小,如果进去太多的人,不光是看展的人觉得拥挤,文物安全保障也存在一定风险,这也给当时的湘博带来了极大的挑战。”陈建明说,当时为了减轻人流量的压力,湘博花了上千万专门做了一个观众服务中心,观众可以在服务中心休息、观看马王堆相关的影视作品,为即将开始的参观进行良好的预热,减少等待中的枯燥和乏味。

 

正是基于人流量带来巨大压力的现状,湖南省委、省政府决定,对湖南省博物馆实施原地改扩建。

 

“‘免费开放’这个政策确实是给老百姓带来了最直接的福利,但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我们怎么把这个“免费”做好,有很多配套的设施需要跟进,很多改革的措施需要落地,激励机制也要同步建立起来。”回想起从“免费开放”政策最开始的实施,到最终决定并筹划、主持、参与改扩建,陈建明感叹,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让观众真正感受到什么是博物馆,“至少看完展之后,观众觉得加深了他对湖南历史文化的了解和认知,而湘博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贰  “国家宝藏”亮相

展览策划和运作的典范,开启展览合作新模式

 

其实,早在1999年,湖南省博物馆就已完成上一轮的改扩建,新陈列大楼基本竣工。2000年8月,陈建明正式接任馆长职务,全程参与湘博从闭馆到重新开放的过程。正值世纪之交,也是湖南省博物馆的新起点。

 

一个读无字之书的地方,是陈建明对博物馆的理解。“博物馆特别强调收藏、科研属性。没有受过一定专业训练的人,很难真正将这本书读进去。”在他担任馆长期间,湘博在学术研究、文化收藏等方面得到了很好的积淀,但在陈列展览、观众服务方面,他认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为此,湘博努力探索更多方位的渠道和多元化的方式,以运作更大型、更贴近观众、更能辐射全国的展览。“国家宝藏”,正是这样一个展览。

 

机缘源于2007年的初春,陈建明与时任副馆长李建毛到日本出差考察,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他们看到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文物展览,发现展出物品中,很多都是近几十年、甚至近百年来非常有影响力的考古发现和出土的精品文物。

 

而此时,正逢中国国家博物馆闭馆改扩建。陈建明突然想到:为何不借此机会,向国博“借宝贝”来湘博做一个展览呢?

 

回国后,陈建明和李建毛立即赶往北京,找到国家文物局、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领导,提出“国博藏品全国巡展”的想法,并请他们支持湖南的展览。这个“点子”得到了多方的支持。2007年3月30日,“国家宝藏——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品展”亮相湖南省博物馆,展览一直持续至当年的7月1日,参观人数近23万人次,创下湘博临时展览观展人数历史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合作的展览中,湖南有一件1959年被调到中国历史博物馆去的“国宝级”文物——四羊方尊,离开湖南后就没有回来过。陈建明想,应该把这件由湖南出土、很有影响力、上过教科书的“明星”文物从中国国家博物馆借到湖南省博物馆中来。

 

 

 

展览成功举办后,中国国家博物馆甚至评价:这是国家博物馆和地方博物馆合作展览的成功典范;也开启了国博与地方博物馆合作展览的新模式。“据我所知,这个展览后来在全国十几个博物馆进行巡展,名字均延用了‘国家宝藏’。我还曾开玩笑说,中国国家博物馆到现在还欠我们湖南省博物馆的知识产权费。”陈建明笑着说。

 

他认为,一个大型的博物馆,首要的使命是要保管好自身的收藏品,要有常设展览,即基本陈列。同时,还要有符合馆藏宗旨、观众需求的临时展览,而“国家宝藏”正是这样一个展览。

 

“对于湘博来说,‘国家宝藏’也是一个展览策划和展览运作的典范。其中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本地的观众对湘博展览的关注、参与度大大提升了,湘博开始形成一批核心观众群。”陈建明认为,这对湘博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启示,今后怎么去策划这种大型展览,也是湘博未来一直值得重点关注和讨论的课题。

 

叁  “皿方罍”回归

牵动文物界、博物馆界,享誉海内外

 

如果说“国家宝藏”是将湖南出土的“重器”临时归湘展出,那么,“皿方罍”则是将海外飘零的“国宝”真正迎接回家。2014年,皿方罍的回归牵动了整个文物界、博物馆界,享誉海内外。在陈建明心里,这更是一个长达百年的故事。

 

很早前,陈建明就已经见过“皿方罍”的器身,并参与到“皿方罍”的回归工作中。上世纪90年代,时任湖南省文物局副局长的陈建明,陪同湘博老馆长高至喜和时任馆长熊传薪,前往日本收藏家家中,看到了这件器物。“实际上,我们在为回归做努力,让器身和器盖合起来。2001年,日本收藏家将器身拍卖出去,被一位欧洲匿名收藏家以927万美金买走,在当时创下文物拍卖的最高纪录。从那以后,湖南省博物馆一直在跟进这个事情,因为器盖在湖南省博物馆,这是全球都知道的。我们不能确定器身的具体位置,也一直在与多方联系和商谈。后来这个欧洲收藏家又把器身拿出来拍卖,在香港展出的时候,湖南一位本土收藏家见到器身后,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我们积极汇报了各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大家都觉得这是个机会。”

 

历经辗转,天时、地利、人和,皿方罍回归的时机终于到来。回归进展得到湖南省委、省政府和宣传部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得到国内收藏家们的大力支持,大家达成一致,“只要湖南省博物馆要去买,那我们就都不参加、都不出手。”

 

 

 

陈建明觉得,“皿方罍”在此时回归是国运,也是它自己命运的转折点:应该是要回家的时候了。“皿方罍不仅仅是一个国宝级文物的问题,也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独一无二的物证。皿方罍的回归,对于湖南省博物馆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的所有努力,都是要让更多的人来看到它,让更多的人知道它背后的故事,发挥它的教育作用。”

 

一个代表国家民族文化的器物,它的命运与这个国家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皿方罍是一个历史时代背景下的见证者,它出土时,中国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时期,承受着颠沛流离的命运。它的回归,与中国的发展、进步和取得的成就息息相关,是整个中华民族崛起的真实见证。从这个层面来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文化事件。”

 

肆  “边建设、边开放”

建设与发展两不误  博物馆永续生命力

 

可以说,新世纪以来的十年,是湖南省博物馆快速发展的十年。通过一系列轰动全国、乃至影响世界的展览,观众与湘博之间的互动和“黏性”大大增强。一批核心的、“铁杆”的“粉丝群”,在这里悄然形成。

 

而2008年初响应国家“免费开放”政策后,湘博观众群体范围进一步扩展,且来势凶猛。新一轮改扩建,成为必然之势。

 

“博物馆的原始使命是收藏和保护,在此次改扩建期间,为保护好这十几万件藏品,湘博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这是外界人士不知道的。”陈建明说。同时,从闭馆到重开大门,改扩建需要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在这个“漫长”的酝酿期里,博物馆如何维护它的社会职能?

 

在这次闭馆改扩建期间,湖南省博物馆采取的是“边建设,边开放”的运营理念。从2012年6月18日湖南省博物馆暂停对外开放起,湘博先后与长沙市博物馆、长沙市大河西先导区规划展示馆、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单位合作,不断地办展。“其实闭馆的这几年里,我们的观众数和展览数都维持在一定的基数和水平上,我们的团队做了很多很好的临时展览。”陈建明说。

 

同时,湘博还将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新馆开馆的策展上,几年改扩建的时间,观众看到的是新馆正在建设、整理中,但湘博在幕后的工作,一刻也没停止过。“几十个人没日没夜地做着新陈列展览的策划,就是为了在新馆开馆之时,能有好的展览不断呈现,希望这次新馆的陈列展览能得到全社会的认可。”

 

伍  “移动博物馆”进校园

一台载着考古现场和文物知识的卡车,开到孩子们身边

 

闭馆期间,湘博又推出了“移动博物馆”项目。项目中,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的历史展示,以及模拟考古体验、文物修复体验等一系列互动性极强的“课程”,更是受到广泛欢迎。这也是陈建明提出的一个服务方向。 “首先,湖南省博物馆是为湖南区域的老百姓提供服务的,虽然不能实现全省7000多万人都来博物馆参观、观摩实体文物。但湘博有责任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湖南的历史文化。”陈建明说,“其次,最需要博物馆知识启蒙宣传教育的对象是孩子,是学生。我们做‘移动博物馆’的目标是,凡是能通卡车的乡村学校,都要送去博物馆文化教育。”

 

在陈建明的职业生涯里,有一个场景让他难以忘怀:湘博举办了一个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展览,一群小学生,从湖南桂东连夜乘车,一大清早赶到博物馆门口。带队的老师对他说,这些孩子不要说是到省城来看外国的展览,好多人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之所以冒着一定的风险和困难,带孩子们来看展,就是相信他们或许从今天开始,开了眼界,生命因此或许会有所不同。

 

这段话,深深地震撼着陈建明。他希望,“移动博物馆”项目,就像这位老师一样,怀着这样一种使命感去努力。“任何一个孩子,不管今后做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这种人生早期的经历和启迪,将是终生难忘的。”

 

一台载满考古和文物知识的卡车,在这几年时间里,缓缓穿行在全省各个地区。乡村的孩子们坐上车,亲眼看一看,亲手摸一摸,感受着祖先留下的、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历史和文明。陈建明认为,“移动博物馆”只是一个开始,却是一个很重要的服务方向。“我们得到了政府的资金支持,专业团队也做出了努力,目前,这个项目已经初具成效,我希望能成为湖南省博物馆服务全省群众的一个长久项目,做得更加专业、更符合公众的需求。”

 

陆  “鼎盛洞庭”蓓蕾绽放

新馆将是一个融现代和中国传统美学理念的作品

 

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确定对湖南省博物馆实施第二轮改扩建之后,湘博在政府有关部门领导的支持下,举行了国际邀请招标。“我们对当时在博物馆设计方面有影响力的大师级设计师发出邀请,并没有去考虑设计师是哪个国家的人,在哪里办公,而是看他们曾经设计过的作品。”陈建明说,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寻找最好的设计师。最后, 有6家设计单位参与竞标。湖南省博物馆严格按照国际惯例,邀请9位具有国际影响的设计师作评审,组成评标委员会。

 

“第一眼看到6份设计方案时,我们就知道,肯定是矶崎新先生的作品中标。”陈建明解释,首先,矶崎新和中央美院组成了一个联合体来投标;第二,矶崎新先生虽然是日本人,但在与他这几年的沟通过程中,知道他有很深的汉学文化功底,他的爷爷和父亲都对中国文化非常了解,他本人也十分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我们第一眼就感觉,他的设计是十分现代化的,但与此同时,东方建筑文化的传承和影子也很明显,而且,他对建筑设计理念的解释很有说服力。”

 

“鼎盛洞庭”,是矶崎新对湘博整体建筑的设计理念:下层的石头代表厚重的历史,中间的玻璃代表着现代的开放、发展,最上层的金属大屋顶代表着对未来发展的憧憬。几乎没有悬念,湘博顺利地和矶崎新进入了后期设计沟通和落地计划中。“这个设计充分考虑到了藏品保管的需求。举一个例子,我们的一部分文物已经转移到新馆库房内保管,今年夏天湖南遭遇特大洪涝灾害,长沙很多单位、小区都受到了洪水的影响,但我们新馆在防水防潮等方面都做了很好的设计和处理,成功防御了暴雨内涝灾害。当矶崎新得知湘博闭馆之前每天的观众量,以及最高时段的人流量时,他表示很震惊。

 

“所以,在观众服务设施上,他和他的团队也考虑得很周到,观众参观的流线安排是经过反反复复讨论的,矶崎新先生也多次表示:一个大型博物馆的设计,要比一个小型的艺术博物馆的设计更复杂。”

 

“这几年合作下来,我觉得矶崎新先生和中央美院的联合团队都是非常努力和专业的。在这种拥有国际视野的设计大师和前期进行大量沟通磨合的背景下,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博物馆。”陈建明说,湖南省博物馆新馆将是一个融现代和中国传统美学理念的作品,我和大家一样,对新馆充满期待。”

 

【寄语“新湘博”】

“新湘博”的展览体系比以往一定更符合大众的需求。它代表着这个地区的文明程度和文化发展成果,是给湖南人民带来公共服务的场所。将人放在首位,我相信“新湘博”是朝这个方向走的,也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

文/湖南省博物馆、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