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文化热评

浩然正气在历史长空激荡——读长篇小说《三色玉连环》
发表时间: 2017-12-08 来源:安乡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阅读:

    阅读徐兴华先生创作的长篇小说《三色玉连环》,你会为书中那些精彩的故事所吸引,更会为书中那扑面而来的一股浩然正气所感动,所震撼。

 

正气之说最早见于屈原的《远游》:“内唯省以端操兮,求正气之所由。”屈原爱楚国,爱人民,“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这就是一位爱国诗人的浩然正气。英勇抵抗异族侵略的文天祥作有《正气歌》,显示了他的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这种正气流传至今,又有了新的时代特色,成为推动我们社会前进的一种正能量。

 

徐先生以他一生的经历,在患有严重眼疾的情况下,冒着失明的危险,坚持完成了这部力作。

 

《三色玉连环》由三部曲组成,上下相连,其时间跨度有半个世纪之久。三色玉连环是贯穿全书的线索。还有一条无形的线索,则是在这历史长空中激荡的浩然正气。

 

三色玉连环是一件工艺品,它的来历非凡:明朝时,住在沿海一带的洪、黄、蓝三户人家为了抗击倭寇的侵扰,结成了联盟。他们请良工巧匠制作出三只相同的三色玉连环,三家主人各佩戴一只。倭寇前来抢夺宝物,三户联军和倭寇展开了一场血战。结果洪、黄两家人都牺牲了,两只玉连环也毁了。只有蓝家人杀出重围,逃到洞庭湖边才安顿下来。仅存的一只三色玉连环世代相传,最后由孟奶奶传到孟春柳手里。这只饱浸国仇家恨的三色玉连环所凝聚的就是中华民族宁死不屈的正气。也可以说,三色玉连环就是这种正气的物象。

 

小说中的孟春柳、王禾、柏满山三个主人公,原本素不相识,在共同的革命生涯中结成了生死与共的深厚情谊。作者让人从他们在三个重要历史时期的经历中看到中华民族的刚正之气仍在流传并发扬光大。

 

抗战时期,十七岁的农家女孟春柳,被日本鬼子杀害了她的父母等亲人,她也身中数枪,生命垂危,是中央军军医柏满山救了她。孟奶奶深明大义,把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孙女交给抗日部队,杀敌保国。国难当头,无论是国民党、共产党,还是普通老百姓,都投身于抗日的战斗。这就是一个伟大民族的担当。中国人热爱和平,但决不惧怕毁我家园的豺狼。作者用饱含深情的笔墨,描写孟、王、柏三人在生死关头冒死相救,柏救了孟,王救了柏,孟救了王,每一次救助都是一首感人的诗。三色玉连环在他们之间奇妙流动,奏响了一曲曲用大爱谱就的凄美、催人泪下的慷慨悲歌。

 

文革初期,尤卫东这个孟春柳昔日的领导,现在的丈夫,竟趁当时“造反有理”、群众运动无序之机,妄图夺取地区党政大权和抛弃妻子另觅新欢。他借三色玉连环制造“三色党”冤案,把孟、王、柏打成国民党特务。三人被抓挨斗,并被投进“牛棚”,妻离子散。但三位老共产党员面对不白之冤,关注的不是自己,而是战友的安危。他们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宁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正气凛然。当然,骗局不能持久,人民群众识破了尤卫东之流的阴谋,真相水落石出。孟、柏还因祸得福,有情人终成眷属。尤卫东自然尝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苦果。他们的不同结局真令人感慨百端。

 

改革开放初期,孟春柳丢失的三色玉连环在社会上出现,由此引起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悬念频现,不同人生价值观的冲突在这里演绎得分外精彩,剧情悲喜交加,最感染读者的是义的悲壮,利的强大。义利之争还在继续,我似乎读到作者心中的隐忧:义的能量在减弱,利的力量在强化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不少人任意放出胸中自私的恶魔,把个人私利放在人民群众、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其中还有革命家的后代。王禾的儿子成了诈骗犯,王禾一气身亡;柏满山的儿子策划了将三色玉连环卖给日企老板(原抢夺三色玉连环的倭寇头目的后代)的事件。读罢此节,叫人掩卷深思,物质利益与民族大义孰轻孰重,竟然成为一个新的现实问题。从现在国家的情况看,作者的忧虑是有根据的。让人欣慰的是,蓝大侠的出现,还是让人感到舍生取义的正气之火还在中华儿女的胸中燃烧。只要有火种在,燎原之势还会远吗?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要艺术地再现历史。首先作品的内容要符合历史社会生活真实,在真实的基础上进行概括、典型化,才有感染力。不可恶意捏造、搞笑历史,搞历史虚无主义。徐先生成功地把几个典型人物放在自己和别人都熟悉的社会历史生活环境中展现,真实、生动,呼之欲出。他们身上的正气也不是飘浮在高天之上的云朵,而正是渗透于真实的历史社会和生活之中,体现在人物自然而然的言行之中,才让人如此地信服和感动。

 

比如,奶奶“审问”王禾是不是日军间谍时,“奶奶后退一步,把住门口说:你听明白,我们祖孙俩不是见钱眼开的人。你是好人,就是一万两银子我们也不会出卖你;你要是日军奸细,没有一文赏钱,我们也不会让你跑掉,因为我们和日本鬼子有着血海深仇,汉奸也是我家的仇人!”这是何等的爱恨分明,何等的大义凛然。

 

当“牛棚”的监管抢起手中皮鞭劈头盖脸地抽向柏满山时,“不准打人!随着一声高喊,一个人冲上去挡住柏满山……原来是孟春柳,那一皮鞭刚好落在她的脸上,带出了一条两寸多长的弧形血印。”接着她“一手捂住受伤的脸”,义正词严的斥责打人凶手。在这里,我们既看到了孟春柳对柏满山那深深的爱,也看到了她面对恶势力勇敢抗争的凛然正气。

 

蓝大侠强行从日本人义贺手里要回三色玉连环,并把装有二十万元现金的钱箱扔到他怀里,义贺用颤抖的双手把钱箱奉到蓝大侠面前。“谁要你的臭钱!蓝衣人不屑一顾地一挥手,转身走出了雅室。”这就是一个并不富裕的中国青年在外国老板的重金面前的态度,充分显示了中国人的义利观和豪迈气慨,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

 

除孟、王、柏外,徐先生还成功地创造出一群生动、真实的人物艺术形像,如战争时期的孟奶奶、刘大妈、山菊花、黄团长、尤德明和陈队长等,文革时期的尤卫东、年卫红、尤佳佳和陆闯等,改革开放时期的李沧水父女、尤志红、王齐汉、柏青、云刚与蓝大侠等,他们个性鲜明,各有故事。这些艺术形像深刻地影响读者,如同古典小说家们用关公的义,杨家将的忠,武松的勇影响老百姓一样。一个民族的浩然正气就是凭真实感人的正面艺术形像而传颂和传承的。

 

作者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巧妙地把革命理想主义和革命现实主义相结合,是这部作品成功的最根本的原因。此外,他汲取了中国章回小说的精华,构思奇妙,故事环环相扣,巧设悬念,情节富有戏剧性。同时在叙事方式上注意创新,如第一部中让孟、王、柏都用第一人称的口气叙说自己的故事,把读者带入如历其境,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的逼真境界,以致《中国作家》杂志在发表小说的第一部的前半部分时竟标为纪实文学,传为一段佳话。

 

《三色玉连环》是一首节奏明快、旋律高亢的正气歌,它能唤醒我们胸中那由几千年优秀传统文化所孕育的民族正气,有了这股正气,我们就不会在人生的征途中迷失方向,就能实现我们心中美好的中国梦。

文/李章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