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文化要闻

湖南省蓝山县五里坪新发现十一座西汉早期墓葬
发表时间: 2017-11-13 来源: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阅读:

2017年8月2日至11月9日,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五里坪考古队在三蓝示范性幼儿园工程建设项目范围内已发掘清理汉唐时期墓葬43座,其中砖室墓21座,土坑墓22座,出土陶器、铜器、铁器、玉石器、漆木器等共488件(套)。此次发掘有两个重要发现:一是发现8座纪年砖室墓,二是发现11座西汉早期墓葬。现对西汉早期墓葬介绍如下。

 

一、墓葬形制

十一座墓葬编号分别为M363、M367、M369、M370、M371、M380、M387、M389、M392、M394、M395,均为竖穴土坑墓。墓葬有一定的分布规律,基本埋葬在矮岗山腰处,仅M387位于顶部,其中8座墓葬呈东北西南向,3座墓葬呈西北东南向(图一)。

 

图一  西汉早期墓葬位置图

 

依据平面的大小,墓葬可以分为中型和小型墓葬两个等级。中型墓葬一座,为M387,其余墓葬为小型墓葬。

M387地表仍存有椭圆形封土堆,最大径20米,残高1.50米。该墓为带斜坡墓道的竖穴土坑墓,平面呈“凸”字形(图二),埋葬较深。墓道近长方形,朝向东北,直壁,斜坡较陡,坡度33°,墓道底部有一宽50厘米的平台。墓道开口长720厘米、宽158~160厘米、残深0~395厘米,高出墓室160厘米。墓室平面长方形,开口长380厘米,宽280厘米,底长410厘米,宽290厘米,残深565厘米,墓底有两条横向宽枕木沟,长290厘米,宽20厘米,深6~10厘米(图三)。墓道、墓室内填土均经过夯实,夯层明显(图四),墓葬虽被盗扰,但近墓底处棺椁轮廓较清晰,略呈长方形,长310~320厘米,宽200~202厘米,有两个边厢。

 

图二  M387

图三  M387墓底及出土器物

图四  M387填土夯层

 

小型墓葬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地表不见有封土堆,墓坑较深。7座墓葬口底同大,2座墓葬口小底大,1座墓口大底小,墓葬开口长254~300厘米,宽150~180厘米,残深226~490厘米。墓内填土或简单夯踏,或经夯实,夯层中还见有夯窝,基本呈圆形或半圆形,直径4~6厘米,深1~3厘米(图五)。仅M369发现有窄生土二层台(图六),其余墓葬无二层台。墓底有枕木沟,深浅不一,且在墓壁上有沟槽(图七)。有四座墓葬棺椁痕迹较为明显,基本为一棺一椁,有一边厢(图八)。

 

图五  M370填土夯层及夯窝

图六  M369

图七  M392

图八  M371棺椁痕迹

 

二、出土遗物

中型墓葬被盗扰,从出土的19件残存遗物来看,该墓葬原有的随葬品很丰富,有陶器、铜器、漆木器等(图三),器物被毁严重。随葬陶器有鼎、敦、壶、钫、钵、熏炉等,其中鼎、敦、壶、钫均为彩绘陶,彩绘布满器身,制作精细,图案丰富,色彩鲜艳(图九、图十、图十一)。

 

图九  M387彩绘陶鼎盖

图十  M387彩绘陶钫

图十一  M387彩绘陶钫盖

 

小型墓葬随葬器物数量较少,出土有陶器、青铜器、漆木器、铁器、玉石器等。陶器主要有鼎、壶、罐等(图十二)。青铜器见有鼎(图十三)、镜(图十四)、剑(图十五、图十六)、印章等,其中有4座墓出土大量的四铢半两铜钱(图十七),而且这些墓葬中还随葬有青铜剑,这是五里坪古墓群自2015年发掘以来第一次发现。玉石器主要见有卷云纹玉璧(图十八),铁器有铁鼎,漆木器基本腐朽,但是朽痕清晰,可能为奁、耳杯一类器物(图十九)。

 

图十二  M392陶罐

图十三  M370出土铜鼎

图十四  M369出土连弧纹铜镜

图十五  M389出土青铜剑及陶器

图十六  M367出铜剑、陶器等

图十七  M367出土半两铜钱

图十八  M370出土玉璧

图十九  M370出土漆木器朽痕

 

三、结  语

综上分析可知,五里坪古墓群中西汉早期墓葬有着明确等级制度。墓葬的等级不同,其埋葬位置、墓葬形制、棺椁结构以及随葬器物都不相同。墓葬等级较高者,其埋葬位置居于墓群高处,规格高,棺椁结构复杂,随葬器物丰富。小型墓葬埋葬于墓群低处,规格低,一棺一椁,随葬器物少,多随葬兵器青铜剑。

从中型墓葬形制、出土器物以及小型墓葬中出土四铢半两钱,基本可以确定11座墓葬年代为西汉早期。

这批墓葬的发现,丰富了五里坪古墓群的文化内涵,不但为西汉早期长沙国在其南边设邑南平故城提供了较翔实的考古证据(马王堆三号墓《地形图》也有标注),而且对《史记》中记载的赵佗“发兵攻长沙边邑,败数县而去”[1]提供了新的考古材料,具有重要历史价值。

 

 

注:[1] [汉]司马迁:《史记·南越列传》,中华书局,1982年,2969页。

文/陈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