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广角 > 文化热评

武陵区文化人才队伍建设的调查与思考
发表时间: 2018-12-29 来源:武陵区文化新闻出版和体育局  阅读:

武陵区共有3个乡镇,25个村,近年来,我们加大对文化人才队伍特别是乡村文化人才队伍的建设,乡村文化能人以3个乡镇综合文化站文化站长、25个村分管文化工作的工作人员以及25个村的广大文化爱好者为主。覆盖专业为群众喜闻乐见的广场舞、腰鼓、军鼓、声乐、舞蹈等。文化人才队伍建设,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的需要,为精神文化工作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一、文化人才队伍建设的有关现状和经验


(一)抓好文化人才队伍骨干建设


近年来,武陵区切实加强群众文化队伍组建及活动组织的指导,明确专人负责,帮助培训文体活动骨干,武陵区成立以文化馆为中心,乡镇综合文化站和村文化活动室为次中心的三级培训网络,加强了对文化能人的培训。文化馆多次开展了广场舞骨干的培训。同时文化馆的专业人员和城区队伍中的文化能人,会经常下到各乡镇文化站和相关农村,免费为农村文化队伍和乡村文化能人进行辅导和指导。

我们帮助武陵区丹洲乡、芦山乡先后成立了农村业余农民艺术团,我们为各农民艺术团委派了专业老师进行指导, 并为他们指导编排节目和开展活动,并组织开展了一些适合农村的文体赛事。为了支持乡村文艺队伍的建设,我们给丹洲乡的业余艺术团捐赠了龙一条,大头娃娃多个,丹洲乡楠木村、泽远村先后成立了女子腰鼓队,长湖村成立了金丹夕阳红文化腰鼓乐队,一支支以农村妇女为主的农闲艺术队伍纷纷成立,越来越多的农家妇女从牌桌上走了出来,投入带群众文化活动中,成为乡村文化能人,她们利用农闲休息时间进行排练和表演,极大的丰富了业余文化生活,提高了生活质量。广大农村的农村文化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极大的丰富了农民的业余文化生活, 整个农村的文化工作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一些活动得到了上下一致好评,并增强了广大群众的凝聚力,增加了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为全力打造和谐社会做出了贡献。


(二)抓好基础文化设施建设


2018年,武陵区各乡镇进一步完善加强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做好各乡镇综合文化站免费开放工作。要求各乡镇文化站,要及时公布武陵区公共文化服务项目供给目录。武陵区14个乡街综合文化站中,白马湖街道综合文化站、南坪街道综合文化站、芦荻山乡综合文化站、丹阳街道综合文化站、河洑镇综合文化站、东江街道综合文化站、穿紫河街道综合文化站、永安街道综合文化站在2017年常德市文体广新局乡街综合文化站评估定级中获得一级和二级站标准,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达到国家二级站标准的比例达到57%。


在建设合格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方面,武陵区组织3个乡镇综合文化站,对辖区内各村的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情况进行了调查,重点调查了解设施数量、设施面积等情况。武陵区25个行政村中有23个行政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2017年21个村达标,2018年新增丹洲乡沙湖村、丹洲乡义渡村)达到“七个一”建设标准,覆盖率达92%。


(三)不断丰富各种文化活动


近年来,为了让文化人才队伍更好的发展,我们广泛开展了各种文化活动。一是继续深入地开展送戏送下乡活动。每一年我们送戏下乡达60多场次。二是以农村业余艺术团为基础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近年来,春节龙狮拜年活动、正月十五民间民俗展演、百团大赛、广场舞大赛都成为了武陵区群众文化活动的品牌,每一年我们都会组织大大小小各种赛事,这样我们为丰富和活跃农村文化,提供了很多的展示平台,3个乡镇各大小农村文艺队伍,每一年都有机会参加各种类型的群众文化活动以及参加百团大赛、广场舞大赛等各种专业比赛。

二、文化人才队伍建设存在的不足

1、专业性人才偏少。武陵区的乡村文化能人以农村妇女为主体,她们多是凭借着对群众文化的热爱,参与到乡村群众文化活动中来,乡村文化能人以及队伍成员没有专业音乐、美术等艺术专业毕业的人员,因为缺少专业性人才,所以对活动的开展存有一定的影响。


2、开展文化活动的资金不足。因为资金的原因,很多乡村群众文化队伍多处于自生自灭状态,制约了活动长期有效的开展。


3、特色文化能人缺少传承。上世纪九十年代,丹州乡、芦荻山乡偏远的乡村,还有会吹唢呐、说鼓书、打三棒鼓、打镲镲等形式的民间艺人,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这些形式的文化活动根本就不能开展,这类纯民间的乡村文化缺少传承。


三、进一步加强武陵区文化人才队伍建设的几点思考


1、继续落实好扶持政策。政府及相关部门要高度重视乡村文化人才队伍的建设工作,保障文体事业发展的经费,落实好必要的活动经费。财政以奖代投,加大对乡村文化能人及文化队伍的表彰和扶持。


2、继续加强乡镇文化站建设。加强乡镇综合性文化站的基础设施建设;乡镇综合性文化站文化站长要专职,最好是专业性的文化人才担任文化站长工作;要保证乡街文体专干有充足的工作时间和精力。

文/陈茈澳